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倒影》

來源:香港深圳物流 | 馮華  2021年05月11日09:55

《倒影》

作者:馮華

出版社:山東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1年04月

ISBN:9787532962860

定價:52.00元

引子 一個兇手

人類和動物之間究竟有什麼區別!

房門打開的一瞬間,這個問題自動跳入餘明白的腦海。

達爾文以閃電般的速度撲過來。沒等餘明白反應過來,達爾文已經躥

上餘明白的肩頭,哼哼嘰嘰地舔着他,用濕軟的舌頭抹了他一臉的口水。

餘明白很感動。雖然達爾文把他踩疼了,還散發着熱烘烘的體臭。

“你還認得我! 這麼久了還認得我!” 餘明白一連問了好幾遍。

達爾文繼續舔他,用狗的方式做出回答。

“沒想到達爾文還認得我,都快兩年沒見了。”餘明白説。

達爾文是條串串狗,説不清品種。上次見面的時候,達爾文才半歲

多,現在長足了,體重最少翻了一倍,踩在肩上沉甸甸的。

“真是條好狗,有情有義。”餘明白繼續説。

“你當它認得你?它是認得鴨肝。”開門的邱妍語氣和表情一樣冷淡。她站在門口,掃了一眼餘明白拎着的小紙箱,似乎沒有關門的打算。“其實不該給它們吃鴨肝,對身體不好。”

從進門起就像在自言自語,直到此時,餘明白才得到人類的迴應。

餘明白假裝沒聽懂邱妍的話外之音,把小紙箱遞給邱妍。

“放冰箱吧。這兩天熱,冰有些化了。

“冰箱滿了,沒地方放。”邱妍沒接餘明白遞過來的紙箱,“要不你帶

回去自己吃吧。”

“達爾文和老大都喜歡鴨肝……”餘明白繼續裝糊塗,四下張望着尋找另一條狗,“老大呢?”

想和養狗的人交流,打着狗的幌子最有效。

果然。

“裏屋趴着呢。前陣子尿結石剛折騰完,最近聽力又不行了,誰進門

都聽不見。”

提到老大,邱妍有些剎不住。

老大是邱妍養的另一條狗,至少十五歲了,身體的毛病越來越多。邱

妍一口氣説了半天。餘明白見她臉上的冷淡漸漸退去,趁勢關上房門,再

次把手裏那箱鴨肝遞給她。這次,邱妍接在手裏。

達爾文一溜煙從餘明白肩頭下去了,繞着邱妍開始打轉搖尾巴。

“我就説它是認得鴨肝吧。”

邱妍似乎被達爾文的現實提醒了,又恢復了起初的冷淡。何止冷淡,

簡直尖刻殘忍。

餘明白忍着,他在心裏發愁。在這樣的氣氛中,該怎麼切入主題?

畢竟這才是克服自尊來找邱妍的主要目的。

幾次要開口,一再被打斷。

邱妍的手機響個不停。 她當着餘明白的面接了兩個電話,又回了一串

信息。 那箱鴨肝被扔在門口地上,冰化了,水從紙箱裏滲出來。

紙箱開始變得軟爛。 像餘明白的尊嚴,快要支撐不下去。

等待的過程中,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低血糖,餘明白感覺心裏越來越

慌,手也有些發抖。 他猶豫着,是否該立刻離開這裏。

達爾文比女主人念舊情,跑到餘明白身邊,搖頭擺尾蹭起餘明白的

腿,幫他挽回了一絲尊嚴。

餘明白幾乎是帶着感激,用充分的愛撫回報達爾文。

好不容易等邱妍忙活完,餘明白決定還是從鴨肝切入話題。

“鴨肝快化了……” 餘明白賠着笑臉,俯身去拿紙箱,看見紙箱旁放

着一個千斤頂,不知為什麼會放在這裏。 “我幫你放冰箱……”

“省省吧,老餘!” 邱妍一副不想再浪費時間的表情,“你就直説,到底有什麼事情找我! 我挺忙的,不像你那麼……快活。”

快活?

這個詞對此時的餘明白來説,絕對是莫大的諷刺。

邱妍説出這個詞之前那小小的停頓,也透露了她內心對他的鄙夷。

她怎麼能這樣?

餘明白感覺耳朵裏開始轟轟作響,手抖得更厲害了。

再努力一次。 最後一次。 再不行就掉頭離開。

餘明白心一橫,深吸一口氣。

“能不能……把我那十萬塊錢還我?” 他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像

在哀求,“最近確實週轉不過來,又有急用,要不然……我也開不了這

個口。”

邱妍愣了一下,輕蔑地笑了。

“不會吧,老餘? 一把年紀了,怎麼越混越慘……” 邱妍笑着説,“居

然來訛女人的錢!”

這是邱妍留給餘明白最後的清晰記憶。

之後的所有對話、 所有情節、所有畫面,對餘明白來説,都不能算是

記憶。

更像是做了一個噩夢。 夢中的疼痛、羞辱和憤怒,無論多麼真切,只

要醒來,都變得恍惚,顛三倒四,不合現實的邏輯。

按照現實的邏輯,餘明白怎麼可能身處如此境地?

邱妍躺在血泊中,就在餘明白麪前一米處。

血跡是從邱妍頭部擴散開的,已經凝固,邊緣離餘明白的腳只有0.1

釐米的距離。 在不知何時暗下的天色中,看不出血跡的顏色,卻能感受到

那濃稠的質地。

邱妍仰着頭,眼睛半睜半閉,一動不動,專注地看向身體斜前方。 彷彿那裏有件東西,值得她長久地觀察研究。

那是一個千斤頂。 個頭不大,拎在手裏沉甸甸的。 究竟有多沉,餘明白説不清。

説不清的事情還有很多。

比如:和邱妍的爭執是如何升級的!

比如:餘明白心底的屈辱是何時轉化為憤怒的!

比如:促使餘明白拎起那個千斤頂砸向邱妍的,到底是憤怒、瘋狂還是絕望?

餘明白真的説不清。

餘明白甚至都説不清此時自己內心的感覺。

所有那些描述心情的詞彙,恐懼、懊惱、悔恨、迷茫、無措……對於

此時的他來説,都太簡單、太淺薄。

説起來簡直可笑。 一個女人的屍體橫在餘明白麪前,餘明白卻在呆呆

地坐着,思考自己究竟是什麼心情,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

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是手機的微信提示音。

餘明白本能地掏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隨即意識到,那聲音來自邱妍

的手機。

手機又響了一下。

餘明白從地上跳起來。 手機並不在邱妍手裏。房間裏的光線已經很

暗,手機收到信息時喚起的屏幕光成為黑暗中的指引,餘明白一下子看見

門口櫃子上的手機。 他撲過去抓起手機,同時感覺腳下的鞋底黏糊糊的,

像踩了膠水或者油漆。

昏暗中,邱妍的手機屏幕上顯示有新的微信消息提醒。 信息內容不

可見。

屏幕剛暗下來,又一條消息提醒,手機屏幕再次亮起。

餘明白看見手機屏幕上清晰地顯示着此時此刻的時間: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19點27分。

在這一剎那,餘明白同時想到兩件事情。

這是現實,不是夢境。

鞋底黏糊糊的不是膠水,也不是油漆,那是邱妍的血。